<menu id="gsyaq"><center id="gsyaq"></center></menu><optgroup id="gsyaq"><dd id="gsyaq"></dd></optgroup>
  • <legend id="gsyaq"><div id="gsyaq"></div></legend>
    <rt id="gsyaq"><samp id="gsyaq"></samp></rt>
  • <table id="gsyaq"></table>
    首頁 >醫療建康 > 正文

    為何中美“互聯網+醫療”公司如此不同

    2016-05-31 10:37:09  
     

      

    為何中美“互聯網+醫療”公司如此不同

    近期平安集團下的平安好醫生融資5億美元,估值高達30億美元,而這也意味著平安好醫生成為目前估值最高的“互聯網+醫療”公司,平安包括了在線問診、醫療保險、個人健康管理、問診、家庭醫生等等諸多服務,而這在醫療產業發達的美國卻找不到一家與之類似情況的公司,而相反美國任何一家公司在國內也沒有與之類似的情況,而借此從歷史政策環境等方面來分析為什么中美“互聯網+醫療”公司的如此不同?

    醫療保險制度的不同

    美國的醫療保險與中國一樣,主要分為公共醫療保險和商業醫療保險兩大類,但是與中國不同的是,美國將商業醫療保險作為社會醫療保險的重要組成部分,并且強制企業為雇員購買商業醫療保險,因此也就導致了美國的商業醫療保險極度發達,商業醫療保險品類繁多豐富,有八成的美國人都購買了相關的商業醫療保險。

    而依托于商業醫療保險產業的發達,有著海量的用戶需求作為依托,商業公司就有了切入整個醫療產業的機會,所以很多美國醫療集團旗下,既有醫療保險公司同時又有涉及醫療產業的公司,最著名的兩大集團則是聯合健康與凱撒醫療。聯合健康集團的主要業務分為團體、老人、社會救助的醫療保險業務,以及個人健康管理、醫療技術服務、藥品管理的醫療產業業務。而凱撒集團的起點則是從70年前一位企業主為其員工購買醫療保險,與醫生所建立的一套保險機制開始,此后將該醫療保險又擴大到全社會,最終凱撒又下沉到醫療實體產業鏈中,實現了保險與醫療一體化。

    但我國的醫療保險則依然是國家主導的社會保險為主,其參考的對象是德國的全民醫保體系,在胡溫的十年執政期間才完成了社會醫療保險的全民覆蓋,從另一個側面說明,我國的醫療保險行業整體其實極為不發達,連基礎的社會醫療保障尚在建設中,更不用說商業醫療保險,因此我國難以出現像聯合健康、凱撒集團那種從醫療保險切入醫療行業的模式。

    當然平安集團本來就是做保險的,也有醫療保險,但旗下的這款平安好醫生的優勢并非在于醫療保險,而是在于其擁有一千人的全職醫師團隊。

    “互聯網+”的不同意義

    美國是互聯網的發源地,其醫療產業自然也是最早融入于互聯網的,但美國并不存在所謂“互聯網+醫療”的概念,以國人最為關心的在線問診為例,美國也有一家在線問診公司名為teladoc,其早在2002年就已經成立,同時也是第一家上市的在線問診公司,但是其服務的對象與中國截然相反,它是一家B2B公司,其主要服務于企業與保險公司,通過與企業與保險公司達成合作,企業主為雇員購買相應的包年服務,其超過80%的收入來自于企業主與保險公司,而個人問診費用不是主要業務收入來源,teladoc的商業模式其實依然只是圍繞美國商業醫療保險所作出的衍生,不存在什么顛覆醫療的邏輯,這也和上文所說過的環境有關。

    美國的醫療基礎牢固,因此互聯網僅僅只是作為補充形式出現,而teladoc僅僅只是其中之一,但中國的互聯網則被寄托著不同意義,由于中國的整個基礎產業都很落后,所以互聯網帶來的改變幾乎都是顛覆性的,最先開始的是淘寶顛覆零售業,而后門戶顛覆紙媒,優酷土豆顛覆電視媒體,微信顛覆短信等等不斷上演,因此在這樣的經驗下,國人也已經相信互聯網必然要改寫各行各業,而在醫療上則也抱有了同樣高的期許。

    由于我國的環境,國民首先期待的就是利用互聯網解決問診難的問題,此中包括掛號排隊買藥的各種繁瑣,以及地域所帶來的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內有了好大夫在線、春雨醫生這樣可以在線問診醫生的產品應運而生,解決了國人最為迫切的需求,而此后互聯網公司又相繼介入到了醫保、買藥、掛號、健康管理等諸多環節,各公司全都無孔不入,但這些現象依然像是游兵散將到處找痛點撓癢,并沒有在像其他“互聯網+”領域那樣出現山呼海嘯之勢。

    文化根基的不同

    美國是一個已經成熟的現代社會,而中國依然處于一個“熟人社會”向“現代社會”的過渡階段,“熟人社會”是費孝通在《鄉土中國》中提出的概念,由于農耕文化的原因,中國人更喜歡講人情,辦事靠關系,而這種關系遠近則是從親緣向地域擴散,因為農耕時期周圍鄰居的固定,所以必須向彼此尋找支持與依賴,而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中國人不喜歡買保險,據統相關統計美國投保率為500%平均一人有五份保險,而中國的投保率僅為10%,其原因在于中國人把生老病死的全部“保險”捆綁了各種親緣關系中,我們經常能夠在報紙上看到某某人得了重病之后向親戚朋友借款背負重債,甚至還要向全社會發起募捐的報道,但是他們卻并沒有想過為自己與家人提前購置一份重疾保險,而這種事情在美國則很少發生,除了醫療制度的保障不同以外,這也有文化的因素。

    兩國的文化反映到醫療產業中就分別表現為,美國在于預防,中國在于事后??紤]健康預防的美國,也就導致了美國的醫療保險行業極度發達,接著美國又從凱撒醫療保險醫療一體的模式中衍生出了著名的HMO的綜合醫療模式,HMO同樣是集保險與醫療一體,但更加強調以預防疾病為主,每一個參保者都有一個私人醫生為患者“守門”,遇到重病之后再進入體系中的醫院進行檢查就診,保險公司承擔大部分費用,這樣就極大的減輕了醫療系統的整體負擔費用,還降低了參保者的投保費用,最后還降低了其患病的概率,最終實現了三贏局面。這其中最為關鍵的美妙邏輯在于醫療保險公司為了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其需要讓每一位患者把發病的概率降到最低,以及醫療體系資源成本降低,醫療保險公司向醫療產業擴張的理由不僅僅是為了擴張,更是為了降低自身風險所作出的必然決策。而中國在于事后,我們經??吹矫襟w經常將目光投向醫療資源分配的公平性、看病難、掛號難、黃牛搶票、醫患關系等等的諸多矛盾,希望政府能在這方面做出處理政策,但是卻不會關注到中國整體的商業醫療保險費用如此之高,賠付費用如此之低,保險公司各種魚龍混雜不規范暗中藏劍的等等落后問題。

    因此在中國醫療市場中,對于“事后”的需求遠遠大于“事前”的需求,這是與美國環境最大的不同,而“互聯網+醫療”要想給整個醫療行業的未來帶來一絲絲震撼,那就必須要從“事后”的治療環節切入,而無論掛號、買藥、問診,最核心的還是醫生,控制醫生就能夠實現整個后端的看病體驗,擁有后端體驗掌握用戶之后再不斷引導用戶的預防意識,降低其患病率,反向推進個人健康管理,醫療保險等等。

    再說平安好醫生,目前平安集團掌握了千人的龐大醫師團隊,保證了用戶的在線問診體驗,而且其自身還推出了家庭醫生服務,并且打通了線下體檢機構的數據,再加上背后平安保險的健康保險的各種支撐,以及中國向成熟社會的轉型中保險意識的加強,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會關注健康的預防以及考慮保險購買,最后平安如果在未來進軍實體醫院也自然不會出乎所有人預料。所以如此看來平安好醫生切入的是一個基于當前中國醫療需求環境,并且面向未來的市場,中國醫療市場必須先切入后端問診送藥等服務,再向前端預防檢測以及醫療保險反向推進,而不是美國式的自前端醫療保險為整個商業醫療產業的起點基石,再向后端醫療服務一推到底的模式,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平安好醫生難以在美國找到一家完全相似的公司,以及為什么中美之間的醫療公司不會完全相同。

    結語:

    由于美國的醫療發達,各種基礎設施完善,因此互聯網相對于美國醫療行業來說只是一種補充,而中國的各項基礎設施都很落后,因此互聯網為各行各業帶來了幾乎顛覆式的機遇,但“互聯網+醫療”領域卻并不是那么輕松,其面臨的不僅是醫療資源整合的問題,政策的問題,最后還面臨文化傾向的問題,但作為一個正在向現代成熟社會轉型中的國家,這里面依然蘊藏著巨大的機會,盡管風險重重,平安還是邁出了必須邁出的第一步。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试看
    <menu id="gsyaq"><center id="gsyaq"></center></menu><optgroup id="gsyaq"><dd id="gsyaq"></dd></optgroup>
  • <legend id="gsyaq"><div id="gsyaq"></div></legend>
    <rt id="gsyaq"><samp id="gsyaq"></samp></rt>
  • <table id="gsyaq"></table>